破墨踏雪寻

双鬼王骨科,朱一龙水仙

就是这群人,让我有了写沈巍水仙的动力,但我还是想打他们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6(完结)

*水仙系列
*剧版设定
*封笔
*有小可爱想看这对,指路迟归 @迟归
*今晚这位太太更新第一章



——————————————————————————


                   沈巍悠悠转醒,揉了揉眼睛彻底清醒了过来。揉按腰间的手顿了顿,觉察到趴在床上的人苏醒,眉尖轻挑出言笑道“醒了?感觉怎么样?”

                     沈巍以为是嵬在帮他揉腰,也没在意,听到对方的言语眨了眨眼睛,撑着双臂起身却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红了红脸只得翻了个身对着‘嵬’谈条件“嵬,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夜尊听到沈巍对他的称呼愣了愣,旋即笑开歪歪头顿时邪气丛生“谈什么?”

                 沈巍不疑有他,只觉得现在的嵬和刚才的嵬有些不一样,具体不一样在哪他有些混乱的脑袋却想不出来,但现下说的话让他有些说不出口,努力忽视着羞耻心结结巴巴的说道“以后……一个月,能不能……能不能就……就做两次……”。沈巍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已经成了似蚊子嗡嗡的音调

                  夜尊听着对方几不可闻的声音越靠越近,只觉得这位名义上的嫂子着实可爱,‘沈巍’做的时候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给人折腾的……啧啧啧。夜尊笑的一脸邪气,双眸紧盯着沈巍的眼睛,缓缓的点了点头

                    沈巍四处打量着‘嵬’的住所,怎么说,可以算得上是非常奢侈了“你这地方……真奢侈,一个睡人的地方干嘛装饰成这样?”

                  夜尊抿了抿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摄政官做的,我也不想啊”语气微顿凑近沈巍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来人一刀挥开

                    沈巍睁大眼睛看着对持的二人,刚撑起身子就被身着黑袍手持共工长刀的嵬裹入怀里,夜尊看着这一幕,一股无由来的怒火充斥在心中,夜尊阖眼半晌继而睁开,勾唇嗤笑“哥哥,你来的可真不是时候,我差一点就可以……”

                “闭嘴!”嵬听了夜尊的言语自觉对方说不出什么好话便扬声呵斥,雪亮的刀刃冲着夜尊挥了过去,夜尊却没有打算等着嵬杀他,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

                   “沈巍,我找到当年跟着你的那些人了,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我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你最好不要来烦我,这次只是给你敲一个警钟,不过你也算聪明,没有愚蠢到和一个人类共享生命链接,不过这个人类,他又能活多久呢?哈哈哈哈哈”

                  夜尊张扬跋扈的声音在上空久久不散,站在原地的嵬收了长刀解下外袍披在沈巍身上,柔了声音询问沈巍“你怎么样?夜尊有没有伤到你?”

                沈巍摇摇头,顺手拉紧黑袍避免滑落下去,嵬则打横抱起人离开了地星,将沈巍安顿好后,嵬转身回到地君殿,待摄政官看清楚来人后,诚惶诚恐唯唯诺诺,就差给对方跪下,嵬却不吃摄政官那套,温雅模样让摄政官毛骨悚然“摄政官,若是你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无法胜任这个地位,大可告知地君,我想地君也很乐意让你好好休养”

               

                    摄政官听见黑袍的话恨不得给人跪下,生怕再惹着嵬这个不能惹的人,原以为夜尊会和沈巍决一死战,自己才敢如此放肆,却没想到夜尊这人竟然临时变卦,害得自己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给人赔不是


                     又是一年春,沈巍做了十几年教授,因为不再变化的容貌,所以辞去了这份工作,嵬则在那日地君殿中立了威,地星安分了许多,四圣器也在特调处的帮助下归了位,当时本该祭灯的嵬被赵云澜推开,用亚兽族不知从哪得来的东西点燃了镇魂灯,整个地星重拾光明,直到现在地星也不再是那副荒凉石地,而是变成了和海星一模一样姹紫嫣红,绿树成荫的地方

             两地所连接的通道依旧开着,地星人会时不时的去海星,但要去特调处写一份镇魂令,并且准许特调处的人监视他,否则会被遣回地星,黑袍使则带着沈巍游历四方,好不自在

           以前的我本以为不可能的事情永远不可能,但现在的我则会说,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沈巍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6

*水仙系列
*剧版设定
*下章可能就完结了
*求各位放过我,我不会写车啊
*还想看这对的小可爱推荐迟归太太 @迟归
*迟归太太今晚会更新第一章



——————————————————————————



               清晨室外雾气弥漫,可见度不足三米,绿叶嫩尖上凝聚着颗颗水珠。室内温度宜人,躺在床上的二人交颈而眠,被圈在另一人怀中的人,裸露在外的身体青青紫紫,一个个暧昧的印记在那人转身时泄露出来

      
               沈巍翻身时腰上的酸痛与股间不适将他疼醒,沈巍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瞥了一眼床头的钟表,7:20,不好,他今天九点半有个公开课,啧。嵬在沈巍翻身的时候就已经醒来了,昨天晚上因为那个亲了沈巍的女人让他有些生气,借此和沈巍互相表明了心意,沈巍昨日被他折腾的晕了过去,今日他以为他不会醒这么早,没想到沈巍一贯克制自己的作风还是让他醒的这么早

                “昨天你就不能对我客气些吗?今天我还有公共课,快迟到了”沈巍恼怒的横了一眼嵬,但却并没有起到什么威慑力,反而因为他没彻底清醒的双眼显得有些魅惑,沙哑的声音出了口才惊觉嗓子出了问题

                嵬揉了揉沈巍的腰,将人压倒在床上,笑的异常乖巧“你告诉我今天公开课的主题,我替你去”

                 沈巍却是一口回绝“不行,今天的课非常重要,我自己去”

                   嵬的眉梢微动,那副无辜又委屈的乖巧模样就露了出来“你不信我吗?前几天我也是替你上了课的,而且你这副模样,是要一瘸一拐扶着腰去站上一个多小时然后被你的学生围观慰问吗?”

   
                     沈巍迟疑半晌,这种有损形象的事他不太想做,可嵬从来没有看过这期的主题但就他现在的状态而论,保不齐会晕在讲台上,这也只能这样了“你先看看桌上公文包里的课件,我必须确定你不会出什么问题”

   
                    嵬点了点头,起身洗漱完毕坐在床边拿着沈巍写好的课件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发现没什么问题,也没什么疑点就搁在床头柜上“现在还早,我去给你煮早餐,课件做的很全面,不用担心”

                    沈巍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转了个身趴在床上,揉着自己的腰脑海里浮现出昨夜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沈巍长叹一声觉得自己必须要制止嵬,不然迟早有一天会坏事

   
                    嵬在厨房里忙活着饭菜,窗口中飘进一缕香火凝聚成一个白色的虚影“黑袍使大人,摄政官有话要说”

                    嵬停下手下的事情,眉眼温柔不复存在,眼睑微抬流露出无声的杀意不怒自威,当年他对摄政官算得上是敬重,可现在摄政官的小动作越来越多,甚至涉及了圣器,让他不得不防范于未然,漠然冷言

                    “少说废话,说重点”

               白色虚影得了令飞快的说完了摄政官的话“夜尊昨日出了天柱,地君册被夜尊撕毁镇魂令也被夜尊当众烧毁,地君殿已经被夜尊控制,夜尊的目的是大人您,希望大人尽快救地星于水火之中”

                 嵬静静听完就挥手打散了那团虚雾,这摄政官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就这么肯定他会输么?竟然敢用地星的安危威胁他让他自己来自投罗网,简直放肆

                     那厢的沈巍已经睡着了,手中的资料散落一地,嵬端着粥坐在沈巍身边,眉头一皱拾起地上的东西,咬牙消失在房间里,转瞬间出现在办公室,却未发现他离开后一个身着米白色西装的人出现在沈巍家的客厅沙发上

                   嵬学着平时沈巍上课的样子,心不在焉的讲完了课听到下课铃就收拾起了东西“那我们下节再见”
嵬歉意的对着在座的名人教授记者与学生鞠了一躬,拿起东西快步离开了教室

                 下课不久就听见学生议论沈巍今天上课心不在焉,本想找沈巍谈话的校长去了沈巍的办公室发现人早已离开了,校长知晓平日学生对沈巍的评价,也知道沈巍平时不会这样,怕是出了什么事,校长点点头也就随他去了

                 回到家的嵬第一时间去找沈巍,却发现原本应该在床上躺着的人已经不见了,嵬显出原型,共工长刀的长柄被嵬敲在地上发出声响,周身寒气四溢,将这间房子尽数冰封,杀意泠然的嵬口中吐出意味不明的二字便消失在原地

                    “夜,尊”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5

*水仙系列
*剧版设定
*争取在26日完结
*后面剧情会偏离剧版,节奏很快
*有没有人一起写这对啊,我也想吃粮

——————————————————————————

               沈巍备完课已经是深夜了,潮湿的空气碰到脸上凝成了一层“薄汗”,沈巍抹了一把脸,取下眼镜装在口袋里,刚走出学校大门就被人喊住,沈巍转身看见一个女老师冲着他的方向跑了过来

                    “沈教授!沈教授,能不能耽误你几分钟?我想跟你说一件事……”那女老师不好意思的垂下头,手指绞紧了衣角

                  沈巍从高中开始就一直被人表白塞情书,看见这位有些面生的女老师一副大姑娘出嫁的羞涩模样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了,但是礼貌性的点点头对着人笑了笑

                “当然可以,有什么事情但说无妨”

             那女人抬头看了一眼笑的温雅的沈巍,深吸一口气“沈教授,我喜欢你很久了,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沈巍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习惯性的抬手推眼镜时才想起眼镜已经被自己摘了,沈巍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刚开口准备委婉的回绝,却发现不远处站在树下的黑袍,沈巍勾唇一笑准备回绝的话已经变成了同意脱口而出

                 “好”

              那名女老师听见沈巍答应了她,就兴奋的冲上去揽住了他,对着沈巍的唇角印下一枚红印,沈巍愣了愣下意识的看向黑袍所在的方向,才发现原本站在那的人已经不见了,沈巍推开了那名女老师露出一丝苦笑

                 “夜深了,早些休息吧,晚安”
                  “嗯!明天见!沈巍”

            

              那女老师转身兴奋的跑向教室宿舍楼,完全忽略了沈巍的那一抹苦笑。沈巍见其走远,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角转身将手帕丢在草丛中,却没看见他走远后,一个人从树底下走出来捡起了他丢在草丛里的帕子

   

                  沈巍回到家里的时候,黑袍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沈巍最近做的研究资料,不同往日,黑袍一语不发,只是静静地看了一眼沈巍,就扭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沈巍看着黑袍反常的举动,褪下了外衣搭在衣架上才开口询问“我刚才在学校门口看见你了,怎么不等我?

               “我以为你今夜不会回来了”黑袍的声音依旧温柔,可沈巍却无端听出一丝怒气,被克制的怒气,他皱了皱眉疑惑道“怎么会,我在学校没有宿舍,不回来还能去哪?”

   
               黑袍整好了被他翻的有些凌乱的资料,起身走向沈巍,歪了歪头指尖划过沈巍被人亲吻过的地方,眸中明晃晃的意思不言而喻——你说呢?

    

             沈巍被黑袍暧昧的动作弄的有些尴尬,退后了一步躲开黑袍,走了进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二人之间的气氛弥漫着尴尬的信息,沈巍有些受不了,黑袍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动作,好似猎人紧盯着他的猎物不放一样,让他很不舒服

                  “咳,黑袍,我已经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黑袍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晦涩难懂的情绪浮现在他的眼底,语气却依旧温柔和煦

              “你要找家室内人了吗?”
          

                “嗯”沈巍点了点头,凝视着眼前的水杯,未曾发现黑袍的变化“我已经三十岁了,如果父母还健在,恐怕已经催我去相亲了,我们海星人和你们地星人不一样,我们的寿龄很短,多数人在五十多岁就会寿终正寝了,我……”

                   黑袍打断了沈巍的话语,瞬间出现在沈巍身后,制住其双手将他下颌捏着转了个向,俯身吻了上去,沈巍顿时睁大了双眼,震惊的他丝毫没有防备就被黑袍撬开了门关,回过神的沈巍已经被黑袍吻的失了气力,双眼迷离瘫在黑袍的怀中喘着气

                  
                “沈巍,我本与你同名同姓,以前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与你太过靠近,现在我想,应该没什么关系了,以后就叫我嵬吧”

             嵬俯身在沈巍额间落下一吻,眨了眨眼睛佯装无辜,一字一句解开了沈巍的担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你现在已经不是普通的海星人了,你没发现吗?你的容貌已经停在了五年前,五年前的你和现在的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差别,你不是海星人,也不是地星人,所以家室什么的,你不用找了,也不用在想了”

               黑袍怕这么晚沈巍会出什么事,就去学校接沈巍,刚好看见了那一幕,怒火中烧的他离开了那地方,冷静下来再回去时,就看见了沈巍远去的身影和丢在草丛里的手帕,他蹲在草丛里看着被沈巍扔在地上的手帕笑了笑,捡起帕子就回了家

               有些事情,在熟人面前瞒一次倒还可以蒙混过关,可第二次第三次就瞒不住了,毕竟熟人之所以叫熟人,是因为他了解你的一切,更何况是黑袍和沈巍这种,默契异常高的熟人呢
           

【镇魂/巍澜/踩点】[A]DDICTION的[A] UP主: 猫聆尔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8386721?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1D20BCD6-5578-44E0-B2D5-953ECA292C5D8015infoc&ts=1535078602409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4

*水仙系列
*剧版设定
*节奏很快
*不定时更新,一定要在26日完结
*后面剧情我可能会偏离剧版,一笔带过
*评论我一个一个认认真真看过去的,希望大家可以提出来一些意见或建议,好让我写文更加精练,让你们看的也更加舒服,谢谢


——————————————————————————



                 赵云澜翻着林静给他的资料,顺手接通了他那像热线一样的电话,楚恕之也传来了关于沈巍的消息

           沈巍其人,家中富裕,父母双亡,有几个亲戚想吞沈巍父母的遗产,被沈巍敲了官司,由此可见其为人冷静理智且机敏,加上赵云澜第一次见他的斯文模样,总结来说,沈巍虽然不是地星人,但却有着普通人没有的东西,就好似见过什么大世面一样,可资料又没有显示沈巍参与过什么黑社会,之前他怀疑沈巍是黑袍使,但楼顶那一幕直接表明沈巍和黑袍不是一个人……

          “对了,沈巍看黑袍的眼神,老楚,去问问沈巍经常接触的一些人,看看沈巍是不是有时候很奇怪”

          电话那头的楚恕之得了令直接挂断了电话,黑袍使是他最敬仰的人物,赵云澜这个行为让他非常不爽,沈巍确实和大人有些相似,那种从容不迫的气度,真的很像

              赵云澜的恍然大悟让他嗤笑出声,他怎么忘了,黑袍使可以随意变换身形与面容,沈巍在天台上看黑袍的眼神分明就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才会有的,普通朋友在一起根本做不到给你一个眼神你就能知道我想说什么,这种默契是日积月累而且需要经常在一起才会形成的,这个沈巍啊……说不简单还真不简单,居然和大名鼎鼎的黑袍使是朋友

         那这样的话……特调处的人似乎又可以增加一个了。赵云澜笑的一脸奸佞,直接让趴在桌上面对着他的大庆炸了毛,差点跳起来给赵云澜一爪子

           “老赵,你又在想什么,笑的还这么渗人”

             “我在想咱们特调处似乎又可以来一个新人了”

             “你想干什么?把沈教授弄进来?你就不怕人黑袍使找你麻烦”祝红一听就知道这姓赵的再打什么小九九,她虽然没去现场,可也看见了林静录的像,黑袍使分明就是要把沈巍带走疗伤,还什么审问

              “试试才知道啊”赵云澜听见祝红的话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甘心

                “试什么试,人黑袍使带走沈巍分明就是要给沈巍疗伤,他大可交给我们来,但是黑袍偏偏把人带走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不信任我们,担心沈巍,你要是把沈巍给弄进来,黑袍使不得撕了你”

        赵云澜仰躺在沙发上歇了拉沈巍进来的心思,他要真这么做了,没准黑袍使真会撕了他,毕竟他可是看见了黑袍使最后离开带走沈巍时的动作了,唉,特调处又少了一个人才啊

               沈巍虽然和黑袍认识这么多年,但从来不知道黑袍的名字,问了也是左右而言他,他之前很想知道黑袍为什么要找他,毕竟海星那么多人,不一定就得找他,后来黑袍褪下那一身玄衣长袍他才知道,黑袍长得和他一模一样,就连神情气质都相似

               上完课的沈巍坐在办公室里神情恍惚,回想在黑袍和他一起的点点滴滴,而黑袍则提了饭盒就出现在沈巍的办公室里,避免有人误闯,黑袍用黑能量隔开了视觉传达

            “吃饭了,沈巍”黑袍在沈巍眼前挥了挥手,笑的异常温柔,万年前昆仑给他的糖固然重要,可那不过是历经风霜的他对一个温暖的港湾所产生的依赖和敬谢,而沈巍则不同与昆仑,沈巍对他来说好似一个温馨且甜蜜的家,是的,一个家

                他昨日一夜未眠,一直在想这件事,路过的老人见他面似有忧愁就问他,从而帮他解了因由,虽说他已经一万多岁了,可对于这方面总是不如海星的人,既然明白自己的心,那就一定不会放弃,如非必要,沈巍他是不会放手的

             沈巍回了神正好对上了黑袍那一双温柔似水的眼睛,看的沈巍似是触着火舌般的躲开了黑袍的眼神,沈巍接过黑袍递给他的饭盒有些心虚,他觉得他对黑袍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只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与平日里别无他样的饭菜现在却有些食之无味,沈巍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黑袍见状眉梢一挑

            “有什么心事吗?”

         他做的都是沈巍平日最爱吃的,沈巍这副食不下咽的样子,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沈巍眨眨眼睛,垂着头不敢看对面坐着的黑袍,笑了笑却也没有直视对方

             “我没事,今天的饭菜很好吃,你先回去吧,我备完课就回去”
                 

            黑袍眯起眼眸,沈巍今日有些反常,还瞒了他什么事,平常沈巍上完课都是直接回来,备课也是在家里的书房,既然不说那也不逼他,迟早他都会告诉自己的。黑袍点点头起身留下一句话就不见了人影

               “记得吃完,早点回来”

              沈巍见人离开终于松了一口气,抬手抚上心脏,那一瞬间的悸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也该找个家室了,黑袍十三年之间模样一点都没变,他问过黑袍,地星人普遍都能活很久很久

               就算喜欢又如何,终究不是他的归宿,黑袍能活很长时间,而他则不同,他是海星人,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再过十几年,他就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黑袍还有地星的和平要守,他先是地星的黑袍使,再是他的黑袍

            人的这一生总是在追求,这一次他不想追求,他能和黑袍遇见,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快乐了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3

*水仙系列
*剧版设定
*节奏很快
*不定时更新
*没有水仙的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没有装逼的条件也要创造装逼的条件

———————————————————————————

  。              沈巍当时也没想到黑袍使会做这么一个动作,但眼前一片漆黑使他有种不安的恐慌,情不自禁楼住了黑袍使的腰

              黑袍察觉腰上围了两条手臂,身体不由自主微顿,万年来从未有人敢这样对他,一旁的影子人看着沈巍如此大胆的动作顿时瞪大了眼睛,但相比之下,他更震惊没有将人推开的黑袍使

              黑袍使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人物,只能仰望不可亵玩,他们敬他,爱他,惧他,恨他,想让他死,但独独没有其他的意思

  

                  被黑雾遮住的脸狠狠地扭曲了一下,影子人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新的世间,用异样的眼神盯着沈巍和黑袍

     
                黑袍使侧眸睨了影子人一眼,吓的对方连忙低下头,黑袍满意的看着影子人的反应,抬手拍了拍沈巍的小臂,温声笑言“别害怕,到了,睁开眼吧”

                沈巍顺从的睁开眼睛,扫了一圈才反应慢半拍的松开了圈住对方腰身的手臂,沈巍略略尴尬的退开半步,抬手扶扶眼镜,黑袍看着沈巍的反应笑了笑俯身在他耳畔呢喃“待会跟着我,不要乱走,地星错综复杂,你肩膀上还有伤,我已经为你止住了血,等回去我帮你疗伤”

                 黑袍带走沈巍并不是要审问,而是沈巍受的伤,海星的药物不能治疗,反而很可能恶化伤口,让黑能量留在体内进而侵蚀他的身体,黑袍怕沈巍不知情乱给自己上药,只好得罪赵云澜把人带了过来

                沈巍点了点头,跟在黑袍身后,丝毫没有注意到旁边影子人看他和黑袍怪异的眼神,等黑袍安顿好影子人与其家人时,回到海星已经是夜色撩人的时刻了,沈巍觉得幸亏自己今天没课,不然校长可能会找他谈话

                黑袍化去那身玄衣长袍,摘下面具下的脸与沈巍一模一样 ,沈巍不觉得有何惊奇,自顾自解下已经破掉的宝蓝色西装外套,露出染着赤色的白色衬衫,皱皱眉 头,咬牙忍痛褪下衣衫坐在沙发上,侧着身体将伤口转向黑袍

               “忍着点,会有些疼”  

           黑袍看了一眼满头薄汗的沈巍心中疼惜,抬手覆上沈巍的伤口开始为沈巍疗伤

             他和沈巍很早以前就认识了,那天的苏醒使得他毫无防备,回到地星就发现地星已经改头换面,设立了地君殿摄政官等各种有利于地星运转的权利,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他都懂,可近年来不断有地星人擅作主张逃离了地星,他无法,只得让摄政官给他安排一个海星人的身份

   
              沈巍这个意外是他绝对未曾想到的,他第一次见沈巍是在沈巍的家中,那时沈巍才上大学不久,沈巍回来后打开灯就被坐在沙发上的他吓了一大跳,他和沈巍说明了来意并和沈巍提出了交易,让他好好思考,过几天等他的答复,三天后再来沈巍家时,沈巍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翻找资料学习,沈巍眼也不抬,看都没看他,随即点了点头答应了他的条件,好像知道自己要来一样

            他那时在海星无处可去,坐在沈巍身边看着他翻资料做笔记,沈巍也没理他就这样一直从八点坐到了十一点,沈巍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缓了一口气才发现他还没走,就问“你是没地方住吗?没事,我住的这个房间还有一间客房,来”随即就拉着他进了那间房子,沈巍看了看腕表,又看了一眼落了些许灰尘的客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今天你睡我的房间吧,我的笔记还没做完,明天我找人打扫一下”

               他记得非常清楚,他当时怔愣半晌才回了一句我不需要休息,就连客套的话都忘了说。就这样他住进了沈巍的家里,顺理成章的拿到了沈巍家门的钥匙,沈巍的身世不怎么好,但父母留下的遗产够沈巍这辈子挥霍了,可沈巍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而是读了博士考了大学教师资格证,成为了龙城大学最年轻的教授

         他很惊讶地问沈巍为什么,沈巍的回答让他哭笑不得,沈巍说“我想当大学教授想了很久了”

            算算他和沈巍相识已经有十三年了,二人身上的气质也越发相似,有时他会借用沈巍的身份出去办事,若二人都有事,沈巍会把他最近的一些事情讲个黑袍听,以避免黑袍露馅,但因黑袍的原因,沈巍平时和人都会保持距离,以至于他到现在也没有女朋友和普通意义上的朋友

               沈巍和黑袍之间谁都不会隐瞒谁,他俩的事情几乎做的是天衣无缝,除了知情的摄政官

                  “好了,把桌上的糖水喝了”黑袍收回飘散的思绪,拿出一块手帕边给沈巍擦汗边训斥沈巍“你怎么这么冲动,出了事怎么办?地星人不是你想的那样,今天若不是我来的快,现在我就该帮你下葬了!”

                沈巍自知理亏,闭了嘴听黑袍的训斥,眼睛却四处乱瞟,看哪都行就是不看黑袍,黑袍看人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了忍起身放下手帕

                    “我去做饭,你去洗澡,别感冒了”

                 黑袍转身看着走进浴室的人,恨恼的摇了摇头,不再追究那会儿影子人误会他和他之间的关系时,他为什么一点想解释的意思都没有,甚至还想让那影子人继续误会下去,黑袍垂眸敛了心思,认认真真的切起菜,但心神却随着浴室的水声飘了进去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2

*水仙系列
*剧版设定
*节奏很快
*不定时更新


——————————————————————————


           沈巍拿着课件和教案从容不迫往教室走,转过拐角就被一个神色恍惚,急匆匆似要赶去投胎的女生撞的一个趔趄,沈巍稳住身子推推眼镜蹲下帮那名女生捡起了东西,抬眸不经意间看见李茜衣领漏出来的一个挂件,说是项链可那东西造型奇特,说是挂件那东西却也算得上小巧

            李茜将散落一地的书本整好呈一个防御的姿态将东西抱在怀里,再抬头发现是她的老师连忙道歉,李茜顺着沈巍的目光垂眸看见露在衣领外的东西,霎时有些手忙脚乱把东西塞了进去

             “这是……好奇特的挂坠,保护的这么好啊?能借老师看看吗?”这个东西沈巍见过,那个人给他讲过这个东西的来源,那是长生晷,日晷每转一次,日头就东升西落一次,象征着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意思,那个人让他平日多注意些四圣器,看到就要告诉他,这回还真让他说中了

             李茜缩了缩,有些不大愿意,但还是拿了出来,沈巍抬手便想去触碰,未曾发现周围的人都消失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出现楼门的后面,那影子扑上来便要抢夺长生晷,沈巍用肩膀撞开扑过来的影子人,拉起李茜就往楼顶上跑,一时间慌不择路跑错了路,沈巍无法只得将李茜和自己塞进了一间废弃的画室

                李茜惊恐万分,捂住嘴,沈巍见状安抚性的拍了拍李茜的肩膀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找出手机就给赵云澜打了一通电话

             眼前黑色的利爪破门而入,沈巍推开李茜寻了一块木板卯足了劲挥了过去,但也只将影子人打的退开了几步,沈巍一把拉起慌乱的李茜跑了出去,上了天台无路可退的沈巍将李茜护在身后,一咬牙就向影子挥出了拳头,沈巍人长的斯文,但下手一点也不斯文

                那影子被沈巍三番五次的举动激怒了,一把将沈巍挥下天台就去夺李茜脖子上的长生晷,李茜则被吓的双眼一闭蹲下身抱着头部,楚恕之以傀儡线制住了影子人,沈巍在不断下落的途中瞬间被定格,赵云澜来的好不及时,原本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天阴沉沉的出现一个漆黑的洞口,似要将所有人吸进去一般

               刺骨的寒气发散在空中,黑袍使抬手用黑能量将沈巍拉了上来,沈巍双脚着地捂着左肩膀的伤口,抬眸看着众人,扭头俯身捡起地上的长生晷,递给了李茜

                 沈巍丝毫不在意赵云澜等人惊讶的目光,边安抚着李茜边用带有询问意味的目光看着黑袍使。隐藏在面具下的眉尖狠狠一蹙,若是他来的再迟一些,沈巍的葬礼很可能就要他来主办了,泠然的目光瞥向不远处被冻住的地星人,黑袍静静听完赵云澜的花腔抬手侧眸温言“不介意吧?”

                赵云澜略一颔首,满脸无所谓“当然可以”

            黑袍目光一转看向沈巍“这位本使也必须带走”

              “怎么,黑袍使管完地下的还要来管管我们地上的吗?”赵云澜不悦暗讽黑袍

    
           黑袍使漠然置之,温声回应“能出手与地星人对抗,还因此受了伤,本使有义务承担责任,也有义务问清楚,赵处长大可放心,本使问完就会亲自把人送回来”

             赵云澜阖眼略有些不耐烦的点点头“行,大人您自便”

            沈巍听出了两人的弦外之音,自发走到黑袍使身侧,烈阳高照的天却让站在黑袍使身旁的沈巍打了个寒颤,黑袍使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沈巍收敛了周身的寒气,伸手将人往自己怀里一裹,用黑能量带夹携着影子人消失在了深不见底的黑洞中

                 “林静,回去给我查一下这位沈教授,我要他齐全的资料,让长城去把那位送到医院里边检查一下,老楚去走访一下沈教授的近邻远亲,死猫等他回来后给我好好盯着,这位沈教授……不简单啊”

      

             等到黑袍使离开后赵云澜就开始指点江山,给所有人指的团团转,赵云澜摸着后脑勺挑挑眉边走边思考,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冷酷无情秉公执法的黑袍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黑袍使是个斯文人,照他的话来说就是大庭广众之下有辱斯文,他从他老父亲那听过不少关于黑袍使的传闻

                   只不过,百闻不如一见呐

【地星黑袍使x海星教授】【A】DDICTION——1

*沈巍水仙
*剧版设定
*灵感来自b站猫聆尔剪辑的沈巍踩点向【A】DDICTION【A】
*依旧没有大纲,靠人设铺垫
*新手写文,带你上高速
*依旧是不定时更新
*争取在26号完结
*节奏依旧很快

——————————————————————————

            “赵处,有新案子了,龙城大学”汪徵接起电话眉尖微蹙,扭头对着毫无形象躺在沙发上的赵云澜愁道

         这几天一直没什么新的案件,风平浪静的有些可怖,特调处的众人悠闲自在,除了林静时不时的搞出爆炸声,倒也是一个修养的好地方

            “嘿,昨天那刚来的小孩呢?让他和老楚去”

        赵云澜挠了挠他那猪突狗进的头发,坐直了身体,但没坚持一会就痞里痞气的将腿搭在桌子上,一副大爷等人伺候的模样,看得让祝红直咬牙

             “那小孩吓晕了,你忘了?老楚出外勤还没回来”祝红看着赵云澜把目光转向她后一副刚想起来什么的样子扭过头看着蹲在桌子上的大庆

   
          “算了,我和大庆去,一会儿那小孩醒来告诉他,让他去龙城大学”赵云澜放下腿把大庆抱在怀里掂了掂,异常欠揍的耍贱“死猫,你又胖了”

           大庆不满的呲了呲牙,随后挣脱赵云澜的束缚跳到地上跑了出去以后赵云澜才慢悠悠地骑着车子窜了出去

                刚到案发现场的赵云澜看着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的地方不耐烦的皱皱眉,拨开入群给守在警戒线的警员看了自己的工作证就走了进去

               警察最怕的就是案发现场被人围住,因为人太多会导致案发现场的证物丢失,或者是死者被人碰过等等

            赵云澜蹲在死者身边仔细观察着被害人的尸体,死者的脖颈上有一道勒痕,头部附近的草地上有着斑斑血迹,赵云澜冲着蹲在一旁的黑猫低声说道“去,给汪徵打个电话,问问那小孩怎么还没来”

    话音刚落就听见由远及近的叫喊声,郭长城弯腰喘了口气抬头就看见地上的尸体转身就要去吐,却被赵云澜拽住了手放在了死者脖颈的那道勒痕上,冰冷的触感让郭长城身体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炸开,毛骨悚然

                        “哎,先别急着吐,我问你啊,你觉得她是怎么死的?”赵云澜坏心眼的拉着郭长城笑眯眯的问道

                “大……大概……是被人谋杀的吧……呕”

   赵云澜看着狂吐不止的郭长城,摇了摇头,顶一脸的烂泥扶不上墙,简直是废物的表情瞥了一眼大开的窗户,若有所思的走向了那扇窗子对应的房间

      趴在窗子上的赵云澜拿在一根棒棒糖点着窗柩上的手印,挑了挑眉“看来,这是那边人的手笔了”

          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年抬眸看了赵云澜一眼皱眉低声略疑“那边人?,最近那边管理都松散了吗?怎么能让他们逃上来啊”

         “你这不废话么”,赵云澜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大庆“如果那边管理严谨,还要我们特调处干嘛?”

              大庆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窗外的一阵狼哭鬼嚎打断

          “赵处!赵处!什么时候能好啊,我想回家!赵处!”

          郭长城扭着身体双手使劲扒拉着窗沿,结果要死不死蹭断了系在他腰上的绳子,郭长城嗷的一嗓子就摔了下去,幸亏路过的人有点同情心接住了落下去的郭长城,赵云澜起身朝下一望,摇了摇头一脸嫌弃的落下一句“小郭这个现世报啊”就冲了下去

             接住小郭的人,模样斯斯文文,宝蓝色西装熨烫妥帖勾勒出欣长瘦削的身躯,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一手拿着资料袋一手扶着郭长城,满身的书卷气,蹙着眉问郭长城怎么样

             莫名的熟悉感一时间让赵云澜有些挪不开眼,就好像很久以前见过这个人一样,可他的记忆中又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大庆慢悠悠地跟上赵云澜,喵嗷了一嗓子让赵云澜回了神

   
                 “你好,我是这次案子的负责人赵云澜”
                  “你好,我在这里任教,负责生物系,免贵姓沈,沈巍”
           

                   赵云澜伸手和沈巍礼仪性的握了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烫金名片递给沈巍

                  “如果沈教授有什么线索,可以打这个电话”

             赵云澜笑了笑和沈巍点头别过,冲着大庆说“去找这案子的第一目击者”
              胖成球的黑猫喵了一声似一个被人用力扔出去的球一样滚了出去